Hi, I'm Facai Wo, a ux designer at Shanghai.
Here I will share some understanding about design and feel free to share your idea.

读书笔记——《化繁为简》杰弗里 克鲁杰

 为什么股市很难预测? 
 
“开始,交易者只是摇摆不定,寻找别人的指引。后来有人尝试了一种新的策略,且效果显著。其他人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点,开始尝试这种策略。这种策略就像服装时尚一样,得到广泛的使用。最终,所有的人都开始关注这种策略。它控制了市场。这种方式与显示市场运作方式完全相同。” 
一群游动的鱼如果要保持凝聚性,每条鱼都必须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,鱼儿必须牢记,关键的不是要去哪,也不是谁带着他们去哪,而是保证自己不掉队。 
在中等规模的鱼群中只有5%的成员知道准确的路线,鱼和人类等群体性动物中,只需少数成员实施复杂性行为。在任何群体性团体中,少数成员的群体动力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。 
即使最稳定的市场也会偏离平衡状态,阶段性的趋向崩溃。五里界中,地质和气象系统偶然会发生地震或飓风,甚至湍流。 
 由于公平而产生的团结 
长期以来研究者一直思考人类公平感的冲动究竟有多强。假如说有一笔意外之财,其中一人有权利进行分配,那结果会是怎样? 可接受的平均出价是43%,25%以下的出价几乎全被断然否定,人们宁愿放弃20%的利益,也要惩罚别人。 
 为直觉所困扰 
在一些情况下,人们往往认为团队其他人知道具体情况,所以他们也跟着做相同的选择,筋骨那另一个选择更为明智。 
 为社会结构所困扰 
时尚 哲学 政治等社会潮流,以超凡的速度传播。带动群众越多,潮流越强劲。每位支持者必定成为该理念的传播者。不过最初决定效仿的人不随后的追随者,需要更多得劝说。因此熟悉的人要比陌生人更具说服力。 
 思想通过模仿得以传播。 
如果你试图引领戴紫色帽的风尚,你没有必要向只有泛泛之交的人推销首批帽子,只需向少数的亲友推荐便可。 
如何说服个体采纳新理念,新信仰,或放弃原有的理念? 
多数人不愿改变自己的观点,除非身边一定数量的人改变了固有观点。而该临界值取决于新理念本身。 
 阿罗不可能定理 
如果众多的社会成员具有不同的偏好,而社会又有多种备选方案,那么民主制度下不可能得到令所有人都满意的结果。 
判断工作真正复杂性的最佳衡量标准是,他能否容易被及其所取代。 
 关于团队管理 
运营与技术团队的矛盾。工程师递给装配工图纸的时候,通常说“请按图纸建造”。换句话说我们下很大功夫设计这张图纸,只要你准确按照图纸加工,就不会有问题。装配工接到设计图,通常“嘘”一声,把设计图扔到一边。技术人员通常认为运营不了解技术,只是在空谈。我们根本不可能按原型图做出结果,他们为什么还是老出没用的原型图呢? 
原因是双方从来没有抽时间研究对方每天在做什么。因此,运营根本不考虑具体的代码能不能实现,技术员也从来不考虑运营做产品时的左挑右选,仔细斟酌。 
 如何有效的达成团队的目标 
让一群松散自由的成员聚集在一起并有效工作,唯一的方法便是让所有参与者清楚工作的准确界限和定义,从抵达之日起,便准备在无指示的情况下开展工作 
 关于满足客户的需求 
造成工作难度的所有因素中,关键是弄清客户最想得到什么。 
营销领域中,一些想法原以为保证能吸引客户眼球,但现实却是顾客看了一眼便合上了钱包。 
公司在弧线上的定位影响着巨大利润和破产的微妙界限。真正的复杂性在于如何找到客户合理的需求。首先思考,如果只允许你销售一种产品的一种形式,你会生产那一种? 
在任何动态行业中,创新支点是不断移动的目标。 
 销售量增加不一定是好事 
虽然蒂凡尼用低端客户增加了销售量,但低端客户的大量涌入可能挤走准备购买2000000美元项链的顾客,这样就得不偿失了。因此,提高价格,吓走低端客户,同时也维持了高利润产品的良性产品流量。 
 奇普夫原则 
文本中出现最多的是the,其出现频率是第二位of的两倍,第三位是the的三分之一,第四位是四分之一,以此类推。在其他方面这一规则同样有效。 
我们以我们的方式构建世界,却在无意识中模仿自然,也许我们只是遵循了那个模式,因为自然模式是唯一可行的模式。不论基于那种基因,一个相对简单的规则能够足以强大灵活的适用与多种环境。

评论

© FACAI WO | Powered by LOFTER